首页 明星 伍咏薇:我就像一匹野马,不喜欢被束缚|人物

伍咏薇:我就像一匹野马,不喜欢被束缚|人物

如果说,香港回归25年间,港剧是内地观众探知香港文化的窗口,香港演员便是窗边的讲述者。戏中,他们以角色动情演绎香港变迁,向内地娓娓道来香港故事;生活中,他们也亲身感受着国家的日新月异,用心怀抱内地。

沧海浮沉随浪,戏中尽揽;今朝韶华共赏,此情依旧。香港回归25周年之际,新京报独家策划专访14位香港演员,他们中有些人如今依然坚守在电视业一线,有些人则过上了低调平凡的生活。但他们都是香港回归的重要幕前见证者。通过他们的动人讲述,我们试图重温香港电视剧最珍贵的黄金年代,唤起两地血脉相通的情感共鸣。

不久前,伍咏薇剪了一头更为干练的短发。她喜欢短发,清爽、潇洒、干净利索。

多数人认为伍咏薇的故事很传奇,有努力的步伐,有不尽如人意的人生际遇,但无所畏惧从来都是她的性格,也是她的信念,她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坚持到底”的人,无论在多沮丧、多迷茫的人生中都能看到她内心的笃定。经历一切困顿,也会在最后走到其向往的彼岸。

伍咏薇说,她心中始终有一团燃烧着的火,想在演艺事业上有所突破。  受访者供图

这些年,伍咏薇总是往来于香港与内地之间,她说她喜欢在内地拍戏、生活,除了可以四处走走增长见识,还可以宅在酒店里精读剧本,“内地的节奏很轻松,生活也很方便,我一直很渴望能北上拍戏或参加一些综艺。心中始终还有一团燃烧着的火,想在演艺事业上有所突破。”

她对影迷的爱也一直心怀感激,会和粉丝约定地点见面,一起聊聊近况,“粉丝对你的好不是‘应该’的,所以我要做一个值得别人爱的偶像。”

自叹不是美人
我只是长得还行,参加选美时并不自信

伍咏薇最近一次引起热议,是因为她出演了港剧《金宵大厦2》中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芬姐,这个角色具有强烈的控制欲,时常发癫,让人不寒而栗。

港剧《金宵大厦2》中,伍咏薇(右)饰演了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母亲。(左为苏皓儿)

谈及这次表演,伍咏薇说“真的很难”,“要在很短的篇幅内呈现最多的东西是很不容易的,可能拍五集都不够,但好在我顶住了压力。”这得益于她平时的积累,不拍戏的时候看了很多电影,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正因为随时随地都在为角色努力,在需要用的时候才有东西可以拿得出来。她感叹拍戏是种“长期工程”,无论在什么阶段都要让自己思考、琢磨。

也正是因为《金宵大厦2》的播出,让观众再次想起了这位会演戏的演员。如今的伍咏薇似乎心里住着个孩子,她始终保持着乐观和开朗,与过去和解,更有力量地展望将来。

“我可不是大美人!”谈及小时候对自己的容貌判断,伍咏薇没有任何迟疑地给出这样一句话,她向来认为自己只是“长得还行”“干净整齐”,但“一山还有一山高”。她认定的“美丽”是从内到外的,大概就是“个性比外表更好看”的类型:“其实我的性格一直都很随性,也非常爽朗,从小就放得开,不太循规蹈矩,哪怕别人欺负我或不喜欢和我玩,我都无所谓的。”因为性格爽朗活泼,外界喜欢叫她“伍姑娘”,她认为外向的人适合进娱乐圈

伍咏薇参加亚洲小姐比赛。

命运的转折发生在她20岁那年,她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翁江培,对方认为伍咏薇年纪轻应该多学点儿东西,于是建议她参加亚洲小姐比赛。结果,她顺利拿下了最上镜小姐奖,进了娱乐圈。“那年竞争很激烈,香港小姐冠军是陈法蓉,我们的冠军、亚军是翁虹、万绮雯,老实说我没什么自信,当时有记者鼓励我说,我长得像邓丽君,我那个眼睛睁得大到不行‘什么?邓丽君那么美,我怎么可能。’”

初入片场被骂
表演“偷师”有起色,人生却遭遇突变

比起参加选美时的不自信,做了演员后,伍咏薇更是什么都不懂。论表演,她确实是张什么都没有的“白纸”,也没上过专业的培训班。回忆这段经历时,伍咏薇说自己是“一边学一边被骂大的”,“我回过头来看自己拍的第一部港剧《司机大佬》时,觉得胆子真挺大的,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摄影师在哪儿,机位在哪儿,全是问号。被人骂得要死,很多导演都在片场拉开嗓门嚷,‘你是选美来的,漂亮啊,就等着做瓶吗?’再加上我是个特别爱笑的人,才入行对什么事都感到新鲜,总是笑场。有次拍外景戏,我一场戏NG了16次,导演大发雷霆,就站在街上臭骂了我一顿(笑)。直到后来,戏拍得多了才学会忍住笑。”

但伍咏薇有着极强的学习能力,就算自己什么都不懂,但很快就能“偷师”成功。当时亚视有很多优秀的演员,黄日华、曾华倩都是她学习的对象,她总爱在片场偷看他们怎么演戏,再加上导演的教导,她渐渐也明白了该怎么去演。“不过,我不是个心机很重的女生,对‘上位’没任何想法,你给我角色我觉得好玩,心里感叹着观众能在电视上见到我,就觉得能做演员真好。拍戏的时候我会很认真,但其他时间我就想着和翁先生谈恋爱,希望赶快收工。当年,亚视没有TVB厉害,电视台本身都没有压力,我有什么压力?每天就很轻松、愉快。”

港剧《司机大佬》是伍咏薇的第一部影视作品。(右为孙兴

于是,一向真性情且信奉“爱情至上”的伍咏薇,在与翁江培相恋一年后便无所顾忌地嫁给了对方。新婚的第十三天,对方却因疾病离世。这个打击让伍咏薇一瞬间跌到了人生谷底,悲伤至极的她成日经受着外界的不理解、各种谣言诽谤。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她没再工作,流连于酒吧,郁郁寡欢。

拍戏会上瘾
演员是“小偷”,要借用别人的经历

谈及这段艰难岁月,伍咏薇没有丝毫避讳。她始终感谢翁江培给她人生带来的一切改变,他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斯人已逝,无论如何伍咏薇都需要打起精神过日子。好在,她最潦倒的时候遇到了监制梁材远,对方鼓励她振作起来,并让她重新回到亚视继续拍戏。很多时候,伍咏薇觉得演戏是对她的一种拯救,在戏里她不停地经历别人的人生,似乎苦难再大,再不济的命运都不会打败认真生活的人,也正是因为演戏,她重新收获到心无旁骛的宁静

她像“开了挂”一样在戏里“重生”,接连拍了港剧《再造繁荣》、电影《卫斯理之老猫》《重案组》等作品。1993年,她遇到了亚视最经典的剧集《银狐》,在其中饰演风情万种的颜如,至今观众都会把这部经典作品拎出来反复咀嚼。有了成绩,自然也有了更多机会去扮演不同的角色,伍咏薇开始马不停蹄地在片场奔波,努力塑造每一个角色。对这段充实且忙碌的过往,她充满了感激,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表演,“我遇到了很多好剧本、好角色,感觉进了娱乐圈就是‘不归路’,对拍戏是会上瘾的。”

伍咏薇(第一排右三)与一众演员搭档出演港剧《天地男儿》。

1996年,伍咏薇出演了由郑少秋、罗嘉良、陈松伶主演的TVB电视剧《天地男儿》。那是她第一次感到“亚历山大”,她觉得很惶恐,很怕自己演砸了让别人看不起。她开始沉下心来分析角色,也借鉴自己的人生经验:“我认为演戏不能有杂念,我心里住了一个小朋友,会发脾气,也会生气,但我可以保持一颗童心发现世界,做好自己的事情。演员就是一个‘小偷’,我与别人见面、相处,演每段剧情,每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别人的经历,都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她笑着说,自己的努力给她带来了收获:“可能我算是一个聪明的‘小偷’吧,时刻都在观察学习别人身上的好东西,还能把这些放在我的表演里,无论角色是大是小,我都乐在其中。”

表演的野心
就算角色类型雷同,也要玩出花样

但对表演,伍咏薇依旧藏了很多“野心”。她发现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不停地演戏,却没有时间进行一次整体的复盘,这边一个剧刚刚播出,那边新的剧本又来了,至今她都没能把一部戏从头看到尾过,“真的很遗憾”,“不止是我,很多香港演员都是这样,这个角色演完马上投入下一个,你又要开始重新设计、处理,况且连睡觉都没时间,就很难有机会再去总结自己的表演。”

伍咏薇(左)与方中信(中)搭档出演港剧《建筑有情天》。

她觉得,演员需要给自己留出时间喘息,同时很多角色太重复,必须要想尽办法在一个类型里玩出花样:“2007年到2009年,我拍了太多差不多的角色,《缘来自有机》《建筑有情天》《银楼金粉》《有营煮妇》之类的,都是小品喜剧式的,就是演师奶、傻大姐,外表漂亮内心空虚,只是剧本不同、对手不同。所以我必须从衣服、头发、台词表达上下足工夫才能有所差别。虽然类型相似,但只要观众看得开心,能认可我的表演,就算演重复的角色也无所谓。”

演戏的日子确实很欢愉,但还是免不了要聊到“出名”的问题,这个角色能不能走红?这次表演能不能拿奖?能不能彻底火一把?这些问题从来不在伍咏薇的考虑之内,她不认为应该为拿奖或出名而演戏,演员就是一个纯粹的职业,尽管娱乐圈与名利挂钩,但重要的是应该明白“为什么喜欢表演的这份初心”,“性格上我像是一匹野马,不太喜欢被束缚,可能有些人认为我应该和电视台签约,成为公司力捧的对象,每天不停拍拍拍,但我的性格不能接受被人绑住很多年,拍了两三部戏我就需要休息、沉淀,去享受人生,开拓眼界。如果无缝衔接的话你是没有机会去学习的,下一个角色你怎么演?”她说,自己不想让喜爱的职业变成工厂式的流水线工作,也认为演戏这件事不能太功利:“我就是我,能有角色塑造就很幸运了,可能我没有别人红,没有别人名气大,能拿奖是锦上添花,拿不到也不代表你演得不好,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无论如何,现在的我还在坚持,心里也有一团火,想继续努力下去。”

在伍咏薇看来,演戏不能太功利,但也不能把它变成工厂式的流水线工作。  受访者供图
同题问答
新京报:作为香港演员,你心中的港剧是什么样的?

伍咏薇:快、靓、正!快,港剧拍得很快,量也很大,香港演员曾经都是不眠不休地拍戏,每天拍很多个小时。但快不代表他们拍得不好,在制作上表演上都是又好看(靓),又正(好)

新京报:在你看来,哪个角色最能代表港人精神?

伍咏薇:港剧《翻叮一族》里的利蓉姿,她是一个独立坚强充满自信的女强人。尽管生活艰难,但依旧奋发图强,为生活、为家人打拼。

港剧《翻叮一族》中,伍咏薇饰演利蓉姿一角。(右为夏雨

新京报:香港回归25周年,你个人在生活上和事业上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伍咏薇:这二十多年我见证了香港社会变迁。25年来,演员是我很喜欢的一份工作,我很开心自己能以兴趣为业。虽然现在的我没有二十出头时那么拼了,但不代表我就懒惰了。这些年我甚至比以前更用功,每天都在想怎么做好工作。我相信大家一起努力进步,就能把事情做好。

新京报:你觉得在内地生活(或往来于香港与内地之间),最深刻的体会是?

伍咏薇:我特别喜欢在内地拍戏,以前在横店真是度过了很快乐的时光。那时我可以发挥自己的“宅女本性”,放下手机,集中精神研究剧本。其实,我一般不会住剧组安排的豪华酒店,就和助手住在对门,她可以随时把剧本扔给我研究。说实话,我真的很享受,被照顾得很好。

新京报:学说普通话的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词?

伍咏薇:我的普通话都是“港普”啦(笑),日子(zhi),一条蛇she都很难发音(笑)。记得1996年在内地拍电视剧《归航》的时候,那时横店刚刚开放,但当时我的普通话很烂。后来就跟着卡拉OK,慢慢学,现在还在学。

新京报:来内地发展后,掌握了哪项新技能?

伍咏薇:我不太懂电脑的(笑),所以后来有了助理,很多就由他们来安排,手机上有很多平台、软件,我不太擅长,只会发照片,对拍片、剪片不是很懂。我也知道内地有很多电商平台,我喜欢在上面买一些宠物用的床、垫子之类的,实在太多了,每次都是由助理帮我筛选再让我选一次,真是眼花缭乱。

新京报:作为很多人的“回忆杀”,最想和当年的剧迷说什么?

伍咏薇:我真的是很后来才知道原来内地有很多我的粉丝,我真的很感动,谢谢他们到现在都还在翻看我以前的戏,一直支持我,到现在都陪着我成长。粉丝里有人比我年长,有人比我小很多,我觉得他们对我的好不是“应该”的,我很珍惜这一份家人一样的情感,一定要值得你们爱,希望他们可以继续支持我。

新京报:用一句话形容你现在的生活状态?

伍咏薇:平安、平淡,但心里始终有着一团火,努力做好自己的事。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傲儿友动漫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mingxing/11250.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