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站外达人频频上分,B站短剧难产原生大IP?

站外达人频频上分,B站短剧难产原生大IP?

近期不少用户可能会发现,在B站,不少短剧类UP主已经吸引了一波流量和关注,短剧内容似乎有一定的起势。那么短剧类内容在B站等视频平台上,究竟表现得如何?B站等视频平台是否可以孕育出契合短剧发展的生态?不如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追我的男人已经排到了宇宙的尽头。”

在个人简介中,@王七叶-这样写道。迄今为止,在B站,她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85万。对于仅发布39支作品的账号而言,这个成绩已十分亮眼。

初登场时,@王七叶的身份是一名搞笑女,迈着自信昂扬的魔性步伐,奔波在撩各种男人的路上,并以大女主的气魄说出一系列海王语录,可谓将女性油腻学发挥到极致。

@王七叶 B站视频截图

夸张与反差或许是王七叶吸引用户的第一要素,在视频中,她的一些固定动作为观众津津乐道,并逐渐演化为梗:穿着高跟鞋的“每日一跳”被称为“尥蹶子”,最后的独舞则是“MVP结算界面”……

当然,最吸引粉丝的还有@王七叶与其中一位男主角@陈太乐的互动,两人在剧情中所表现出来的女强男弱的喜感,恰好戳中了观众磕CP的心思,也为剧情增加了不少亮点。

不仅是@王七叶,卡思发现,短剧类UP主似乎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大受欢迎。例如在6月初入驻B站的@小陈总啊,凭借一张酷似朱亚文与张译的脸与魔性的舞姿,迅速积攒起71万粉丝;登上7月涨粉榜的@吴厘头啊,依靠家庭式短剧一炮而红。再往前追溯,则有@非非宇Fay、@刘大悦er、@导演小策等。

B站的短剧UP主,“支棱”起来了?平台所力推的短剧生态,发展的如何了?

一、短剧UP主在B站

故事开始于幽暗巷子里的算命摊,大哥带着小弟来到摊前问“赌运”,哭得伤心的老婆婆则在寻访儿子的下落,穿黑色长褂的算命先生摇着签桶,为他们算出“命定”的一卦。

去年12月,短剧UP主@非非宇Fay登上B站月度涨粉榜。研究其账号内容,即采用“一镜到底”的拍摄方式,将人情冷暖浓缩进3分钟内的剧情中,凭借温情的内容与细腻的特效,令用户在短时间内收获了一段完整而丰富的情感体验。

@非非宇FayB站视频截图

两个月内,@非非宇Fay涨粉百万,意味着这类短小精悍、短时间内给足信息点的剧集并不只是风靡外站,同样也深受B站用户欢迎。

@非非宇Fay之外,在B站短剧江湖浮沉的还有@刘大悦er、@朱家寨少寨主这些在站外同样具有一定规模流量的达人,而B站亦有不少原生UP主“下海”短剧赛道,如在动画区拥有一批核心粉丝的@凉风kaze等,他们共同构成了B站短剧的内容生态。

细究起来,据卡思观察,B站现有的短剧内容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其一,由B站官方主导,联合第三方制作出品,或由UP主参与共创的短剧。这类短剧往往制作精良,在质感上更加接近传统影视剧,时长在10分钟左右,代表了B站自制短剧的方向与“门面”,被纳入“轻剧场”板块。

例如,在B站先前的出圈短剧《抓马侦探》中,@自来卷三木、@星有野等头部UP主均有出镜;今年7月,B站推出自制短剧《奋斗吧龙顶天》,全剧12集,单集时长约6分钟,而在短剧中,被粉丝调侃为“大佐”的日语UP主@紫菜蛋兔兔便深度参与其中,饰演主角团成员之一江灵儿,从而迈出了自己的“花路”;另外,在第一季收获好评后,@非非宇Fay的《先生,我想算一卦》第二季同样主打“解签反转”“一镜到底”,在6月回归了B站,成为UP主与B站共创的典型案例。

《奋斗吧龙顶天》截图

其二,由UP主自发创作、更新的短剧。在站内检索关键词“短剧”,即可跳转至当月B站小剧场专栏,观看由UP主主导创作的各类题材短剧。

以8月为例,正在播出的短剧包括@进击的金厂长的《万事杂货铺》,@内幕纠察局的《我在B站做卧底》、经典恐怖“老番”《不思异》等。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题材选择、时长还是展现形式,站外达人与原生UP主的短剧创作都有所不同,甚至颇为泾渭分明。

从展现形式上,站外达人大多搬运以往作品,以竖屏为主,符合用户在短视频平台沉浸式刷短剧的习惯,时长也多控制在3分钟之内,内容更偏向于搞笑类。

比如@朱家寨少寨主的《上学时那些一战成名》,以校园搞笑日常为主要内容。在其中一集《老师的尴尬瞬间》中,身为班主任的朱老师每每想要隐瞒一些放假信息,或者谆谆教诲学生暑期要读书学习,都会被隔壁王老师“唱反调”,两个老师的恩怨情仇成为这条视频的看点与笑点。

而平台原生UP主的作品则具有明显的符合B站用户观看喜好的倾向,在形式上以横屏为主,时长扩展到6、7分钟,追求脑洞大开、神反转与层层设定。@凉风kaze的《四星杀手》,与时下热门话题相结合,讲述自己作为杀手的失败经历,所讨论话题如“小镇做题家”等,与年轻人心理相契合。

二者的差异很容易理解:对站外达人来说,B站是内容的分发渠道之一;而对“身兼多职”的UP主,短剧则作为内容的一部分,构成了其在B站的发展底色,靠近平台取向才是正确的选择。

那么,在微短剧成为时下风口、诸多达人纷纷“下海”短剧赛道的当下,B站的短剧之路,走到哪里了?

二、B站短剧,生态如何?

实际上,在布局微短剧上,B站入局早,但起步稍迟。尽管2017年就合作了兔狲文化,但直到2021年8月才正式搭建起以“联合知名厂牌”和“头部UP主加盟”为名头的轻剧场。

相比于抖快与爱奇艺腾讯等长视频平台在微短剧上“卷生卷死”的拉锯战,B站的入场就显得颇为“紧锣密鼓”。

2021年6月,B站入股兔狲文化,股份占比10%,这被视为B站加强真人影视领域投资新动作。而在下半年,B站宣布与“坏猴子影业”达成合作,宁浩等坏猴子影业导演们组团B站报道。

在坏猴子影业“S+”2021年度品牌发布会上,B站还发布了首批8部与坏猴子影业合作打造的短片作品,涵盖悬疑、喜剧、爱情、科幻等多题材。据媒体消息,未来坏猴子影业每年将打造25-30部短片登陆B站。二者之间空前的密切合作,彰显了B站加码短剧的决心。

在创作者层面,则多次发布小剧场稿件征集活动,开设奖金池。以3.0活动为例,开设了热门话题奖与单项奖,包括短剧爆款奖、短剧大师奖、勤奋创作奖等,鼓励创作者释放创意。

但行至当下,相比于在短剧方面已形成成熟产业链的抖快,B站掀起的水花并不足以搅动风云。从作品方面,回看过去,抖音、快手都产出过诸如《做梦吧晶晶》《长公主在上》《这个男主有点冷》《秦爷的小哑巴》等爆款短剧,并塑造出“颖儿”“姜十七”等IP,在社交平台获得一定话题度与讨论度。

反观B站,即便在短剧领域打造出像《片场日记》《抓马侦探》等口碑不错的短剧,但热度大多局限于站内,并未达成全平台出圈。最近所力推的《这个杀手不改需求》,站内总播放量仅78万。

《这个杀手不改需求》截图

究其原因,在于平台间用户内容消费习惯的差异。

一来,B站自制短剧大都具备大会员限制,相当于另一层面的视频付费,在某种程度上打消了用户观看热情;

二来,不同于抖快主打的情感与甜宠剧场,B站的短剧主打科幻、悬疑,平台所呈现出的主基调与抖快等平台有很大不同,所面向受众也趋于狭窄;

三来,短剧的特点是短平快,剧情强反转、强节奏,天然与沉浸式竖屏匹配,而B站尽管上线了story mode模式,但横屏依旧是社区核心,承载的是信息量更足的内容。从这一点来说,B站实际并非短剧的最好载体

打出差异化内容或许无可厚非,但值得关注的是,B站奋力加码短剧,还需要成熟的变现链路与“扩音”。

对于后者,B站早已在行动:在平台发起的“短剧UP创作营”活动中,就有一则关于达人站外粉丝数量的要求,并设置有累计投稿、累计涨粉奖励。

但对于前者,爱奇艺、芒果、抖快等视频平台所探索的商业变现模式包括流量分账、付费买断等,无法完全适配于B站。由于创作主体是参与共创的UP主,短剧实际上是作为个人UP的内容延伸,商业变现能力还是与整个B站变现环境密切关联。

总得来说,@王七叶、@小陈总、@吴厘头啊、@非非宇Fay等站外达人频频“上分”,或许意味着B站短剧走入了新阶段。但在短剧领域,B站还有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

作者:潮关

来源公众号:卡思数据(ID:caasdata6),数据赋能短视频内容创作、运营、营销和电商带货。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卡思数据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阅读:
短剧正在抢长剧的生意 微短剧迎来"二次火爆"精品化制作大势所趋 短剧开始啦 【视线】赛道开启,网络微短剧火爆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可不可以让我牵着你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keji/9314.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