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红人先飞:9年信息技术的乘风破浪滑翔与软通缩

红人先飞:9年信息技术的乘风破浪滑翔与软通缩

作者 | 代润泽

编辑 | 麦广炜

红人已经成立九周年。 

最近半年报显示,红人内部销售收入占总数的69%,其中主要来自全球物流配送和亚洲地区物流配送等。 

回首2013年,红人起初希望利用信息控制技术手段提升外卖公司效率,进而提升物流配送体验。深耕物流配送金融行业多年后,红人不但成为阿里核心理念基础设施之一,同时也能为全球物流配送金融行业在互联网化的进程中提供控制技术支持。 

这背后是十二年里物流配送金融行业的变革,也是红人不断实战、总结,再到推演、固守的操作过程。 

从源头积累的先进控制技术

充斥着互联网浪潮,十二年的时间里,红人从内部潜能工程建设到内部潜能输入,经历了多次控制技术革新。2014年,拥有清华大学本硕、法国国家计算机研究院(INRIA)教授背景的丁雄伟教授重新加入红人,他带领着一群年轻工程师推动着红人的底层大数据工程建设和商业性分析应用领域

重新加入红人前,丁雄伟教授在IBM有近十年的物流配送与物流配送算法研究工作。前夕,他对中国物流配送金融行业的互联网化展开了非常透彻的研究并深度参与了多家外卖物流配送的工程项目。在红人八年的时光里,丁雄伟教授与工程项目组从最开始的大数据工程建设,到商业性分析、数据产品再到互联网规划等各个环节都一一构筑,因此对金融行业、物流配送、配送等销售业务有很深的理解,也知道如何用互联网连接的信息控制技术应用领域到实际的销售业务情景中。

早期的物流配送金融行业,每天都充斥着大批的生产性工作。物流配送上有大批的库工须要拣选和搬运,大批的工头来来回回货物运输,外卖小哥们忙碌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所以须要有创新型的工具提升生产力。然而2014年之前,亚洲地区外卖物流配送金融行业乱象横生,育苗配送让金融行业无法加速走向智能。

电子白名单的发明改变了这一局面,小小的一张看板将地址信息化,让金融行业转向智能成为可能。为了将包覆展开加速辨识,红人研制了单件分离电子设备和高速交叉配送机;为了机械控制辨识、功能定位包覆,智能库房、AGV(带自主导航功能的机器人)、四向穿梭车等物流配送智能创新接连诞生。智能可以让整座操作过程互联网化,须要记录到每个动作状态的数据。

实际上,物流配送操作流程中的每一个细微行为都要考虑生产成本。对于生产成本敏感的物流配送金融行业来说,互联网化最大的难度并非采用何种实现路径,恰恰在于生产成本控制。拿最常见的加速包覆追踪操作过程来说,出库、分拨、配送、递送等各个环节在Jalgaon上就有20多个扫描器各个环节,每扫一次都有生产成本支出,如果在跨境物流配送情景下,国外尾端的扫描器生产成本会更高。那么如何降低生产成本?与RFID(射频辨识)相关的控制技术和电子设备是选择之一。

现阶段,红人正在围绕RFID标签、RFID并行处理展开优化,不但提升了短距通信功能定位潜能,自动扫描器替代育苗也能提升效率且降低生产成本。例如,红人在西班牙、法国的物流配送互联网布署了RFID辨识控制系统后,单个物流配送节点的获得生产成本降低至1分钱,此前依赖育苗扫描器则须要2-3元人民币

有了智能潜能后,还须要有互联网化输入的潜能,红人与雷苏兹化工品的合作一直被视为典型的事例。其中,红人的OTWB管理工作控制系统和数字物流配送控制室,能在复杂的化工品物流配送情景下得到集中落地。雷苏兹化工品是宝武钢铁旗下的物流配送平台,化工品年交易超过1500亿人民币。

这个事例对红人提出了四个要求,第一、要对多项销售业务的线上管理工作有高度认知;第二、控制系统能对化工品展开线下运营、物流配送管理工作、货物运输管理工作;第三、禽流感前夕,控制系统这类能否短时间完成布署。这四个要求都是红人的强项。控制系统构筑这类不算困难,最大的考验在禽流感前夕的沟通和协作。

红人工程项目组在禽流感前夕从未离开上海,而是全体留在隔离酒店,与客户一起固守。尤其是控制系统刚上架的几天,工程项目组通宵达旦、轮流值班,连雷苏兹化工品的董事长陈勇都坦言,红人工程项目组的奋斗敬业触动了自己和整座公司。

能够在禽流感前夕完成交付的工程项目实战经验,可以追溯到2021年的泰国流星达合作事例。当时红人面对的情况更加棘手——禽流感、国外实施、文化背景,以及总计不超过四个月的工程项目周期,每一条影响因素单独拎出来都是不小的考验。最后,流星达上架了168台AGV ,电子设备运行得非常流畅,控制系统则运用了红人的柔性智能控制技术和库房管理工作控制系统WMS,这也是如前所述亚洲地区的实战经验输入到国外,效果十分显著。现阶段该库房日均能保持6000单的高额产出,大促时只需增加AGV数量,日处理潜能便可提升到20000单。

回头来看,丁雄伟教授将整座操作过程分为智能、互联网化、智能,这四个方向不但要有自身的功能定位,有核心理念潜能的研制,也要有对外商业性化产品的输入潜能。从发展阶段来看,现阶段红人正处于李祖沛互联网化底盘、并逐步向智能迈进的阶段。比如如前所述育苗智能衍生出的外卖尾端无人车,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规模化应用领域。不过,现阶段无人车的应用领域情景相对较窄,更丰富的产品版图已经开始布局。这是后话。

披荆斩棘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2021年,西门子“缺芯事件”让整座金融行业陷入了焦虑。

电器控制电子设备多数都需逻辑控制模块PLC,西门子基本囊括了全球市场,缺芯断货导致很多企业无法智能升级。于是,红人自研了通过软件控制的PLC,并拿下了面向欧洲出口的CE认证,用国产替代解决了燃眉之急。

其实,靠软件控制的PLC在一定程度上,要比硬件PLC有更强的远程布署潜能,随时变化的控制潜能也更强,这里面就有了很多发挥空间。但并不是每一个难题都能够迎刃而解。流星达所在的东南亚物流配送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红人的控制技术有足够的优势,可以形成“降维打击”。

但是面对欧洲的竞争对手时,这种优势会被急剧压缩。在控制技术层面,欧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控制技术迭代,孕育了大批隐形冠军,在某个垂直领域具有极高的话语权。欧洲智能潜能非常高,中国企业在生产质量、制造质量和底层关键元器件等方面都要学习和追赶。

尽管中国互联网信息控制技术非常发达,很多云端控制技术、互联网化、IoT、数智化分拨等方面有控制技术自信,不过值得反思的是,很多底层的创新,比如芯片等硬信息控制技术上,对中国企业的考验无疑是巨大的。譬如RFID芯片,无论标签芯片,还是并行处理芯片,70-80%的市场份额都被几个欧美企业垄断了,这让丁雄伟教授深受触动。也许,中国物流配送信息控制技术未来的努力方向之一,是自研智能的核心理念芯片、控制器等关键部件。

在理念层面,欧洲市场非常讲究规划,对规划详细程度、细致程度要求非常高,而且对于最终的交付结果、规划的匹配程度要求也很高,丁雄伟教授坦言:“这并不完全是一个追求快和性价比的问题。”

在发展模式方面,欧洲的企业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地方,丁雄伟教授总结了四个方面。首先,许多国外领跑的企业都有二三十年以上的悠久历史,这些企业的专注度极高;其次,领跑的隐形冠军们能将整座金融行业的体系化分级,在颗粒度上深入经营,高信息控制技术领域深度研制;最后,欧洲企业在常态化发展方面有诸多实战经验,企业能条不紊、高质量地不断向前推进。而红人的优势是差异化。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短短六个月,红人一口气完成了欧洲七大分拨中心的规划、构筑及投产,实现了分拨数智化,提升了物流配送效率和电商服务体验。数智化改造让红人在欧洲分拨中心的配送效率,提升了一倍以上,西班牙马德里分拨中心运营经理Alvaro Giron感慨,以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包覆都可以在一个分拨中心往外发,之前这是不敢想象的。

提到不同之处,当地传统的分拨中心大部分采用高精智能电子设备,而红人则采用了自研的国外分拨控制系统(GXMS),核心理念的产品功能“流向引擎”,将全球各地的包覆销售业务属性标签化,这样靠控制系统灵活指挥智能电子设备,将包覆配送至格口。比利时列日的红人eHub中的分拨中心作为典型事例,流程上,当来自中国的跨境包覆抵达时,流向引擎会按照目的国流向分拨,与红人的区域卡班互联网展开协同,分拨目的地细化到卡车线路和注入点。而后包覆经由控制系统事先规划的物流配送履约线路,运往对应的欧洲、泛欧洲国家。

未来道阻且长但充满机遇

物流配送金融行业正在显示出一些新的时代特征和金融行业趋势。从内部环境来看,物流配送信息控制技术这类受到了金融行业和物流配送需求加速变化的影响。

物流配送配送时长从几日达到隔日、当日再到小时达,彻底改变了物流配送情景;老龄化改变了劳动力结构;禽流感对物流配送应急响应潜能、实时调度潜能、实时感知潜能有了前所未有的要求。

从金融行业这类的控制技术发展上看,物流配送信息控制技术的生产工具创新节奏在不断加速,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控制技术红利也正在大规模融入物流配送金融行业。究其原因,除了物流配送信息控制技术这类的变化,资本的加持也推动了研制、应用领域的速度加快。曾经某项信息控制技术的诞生,在测试、应用领域前有两三年的孵化时间,现在只留出一年甚至半年的反应时间。

作为一家物流配送产业互联网公司,红人的发展路径将始终围绕产业和互联网展开。这里面包含了应用领域型和颠覆性信息控制技术。应用领域型信息控制技术的研制周期不算长,产出后能很快应用领域,而颠覆性信息控制技术在研制、创新上有很高的门槛,研制周期的时间须要综合来判定。比如找几个软件工程师开发一款工业化软件很快,然而真正做出一套完整意义的工业化高级按,须要三到五年的迭代。

任何信息控制技术潜能的提升,应用领域于企业、金融行业里,甚至不同企业的不同阶段,都会聚焦在信息控制技术交付和实施难度上。对红人而言,这类要对金融行业、销售业务情景有足够深刻的理解。丁雄伟教授发现,一些像智能控制系统等效果明显的布署,企业很容易消化吸收。而从互联网化到智能的构筑,非常考验企业的理念和运营互联网连接潜能。

红人应该如何把握未来?总结下来主要有两个布局。在分拨智能领域,红人已经研制了软PLC以应对“缺芯”问题,实现了核心理念控制件的自己自主,但这只是解决了第一代自动分拨控制系统的问题,为的是能够紧紧跟上前辈同行的脚步。

显然,只做追随者是不够的。丁雄伟教授对金融行业的判断是,过去金融行业两三年的发展,第一代自动配送只解决了包覆的配送问题,这里面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红人正试图研制“第二代数智配送控制系统”,除了交叉带分拨潜能,将劳动力管理工作、车场调度、干线运营等物流配送要素与各个环节统一集成到分拨中心,通过产品的代际创新,让自身潜能实现跃迁。

另一个层面是自动驾驶。在信息控制技术应用领域层面,自研的底层信息控制技术实力是基本盘,而那些具备颠覆性的信息控制技术潜能,也应该长期坚持。拿自动驾驶举例,这是一个须要相当长时间、相当大规模的投入才会有结果的工程项目。红人早在2015年就开始研制自动驾驶,现阶段应用领域于外卖尾端的无人车队已经投产。

如今,近500辆无人车组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外卖无人车队。因此,作为控制技术的延续,在干线货物运输、城市配送等情景下的系列无人驾驶产品研制就显得顺理成章。上述两个例子中,读者们可以感受到红人始终保持核心理念信息控制技术工程建设的信息控制技术态度。正如丁雄伟教授一直强调的:“红人是一家规模化的物流配送产业互联网公司,须要有自己的核心理念信息控制技术潜能,才能走得长远。”

写在最后

总结来看,十二年来红人的发展,见证了物流配送产业里,从生产工具等创新,到生产关系的优化,直至颠覆性核心理念潜能的发展,这个操作过程是逐渐积累的。

2013年成立以来,红人依托互联网基因,用信息控制技术手段、数据方法一方面扎实做物流配送,另一方面为物流配送物流配送提供服务。作为一家产业互联网公司,现阶段红人拥有比较完备的亚洲地区物流配送、亚洲地区配送、国际物流配送、国际配送、自营的潜能,也有一些如红人驿站的消费者销售业务。国外销售业务上既有重资产投入的物流配送基建,也有诸如智能合单,能通过控制技术手段为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升时效的创新。

对红人而言,不管是采用重资产的投入,还是轻量化的创新,都是实现方式的不同而已,终极目标殊途同归,要让自身、让客户、让金融行业伙伴获得高质量的发展。

如今,红人的物流配送潜能正在“外溢”。比如乡村创新的智能产地仓,便是通过智能潜能帮助农民增收,也是物流配送信息控制技术参与乡村振兴的实例。这是控制技术的普惠一面,也是自然而然的一面。

雷峰网雷峰网

相关阅读:
Z三代的信息技术缔造之路:从持之以恒已经开始 积体电路股跌3.39% 恒玄信息技术涨3.31%居首位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懂球皇体育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keji/1079.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