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清空万里 晴空万里图片自然风景

清空万里 晴空万里图片自然风景

照片反而,少了那么点味道。初学摄影时,我们迷恋色彩,但越拍越发现,过于鲜艳的色彩,清空万里由歌手蔚蔚演唱酷我音乐提供清空万里无损音乐清空万里免费无损下载清空万里高品质音乐HiFi音乐下载无损音乐在线听好音质用酷我。陪着我不要停。希望《清空万里》一文对您能有所帮助!

想知道一首歌的歌词,歌名在酷里一首歌叫什么

[00:01.00]清空万里
[00:02.70]原曲:Tiffany《我一人》
[00:03.41]填词/文案:千月兔
[00:06.29]演唱:濑田水一
[00:09.46]后期:鬼照
[00:10.99]
[00:12.51]你与他有相同的脸孔
[00:19.84]我的依赖便那样从容
[00:26.91]以为从前世就已相逢
[00:32.74]现在想来不过是梦的一种
[00:39.83]
[00:41.53]命 运总是将缘分捉弄
[00:48.88]借 几寸情深许半点愁
[00:54.63]为让铭心刻骨 多个存在的理由
[01:02.05]穿越清空万里到你左右
[01:08.00]
[01:08.76]你是不是 我最初的 归途
[01:13.35]归途布满 迷雾
[01:16.98]我不远百年追溯 举步匆忙却又张望
[01:24.25]我是怕见结束 太过现实残酷
[01:31.56]不敢再回头 为失望多做 驻足
[01:42.25]
[01:43.42]窗台上的仙人掌向着阳
[01:50.62]夏日的微风总伴有
[01:57.80]我怎么记得昨天雪落一场
[02:03.76]你撑着伞 说天下与我赏
[02:09.95]
[02:12.42]任 岁月如何喜怒无常
[02:19.63]任 幸福停错 多少方向
[02:25.39]尽管我总妄想 删掉一些旧模样
[02:32.62]却莫名感到 刺骨的心慌
[02:38.70]
[02:39.45]你是不是 我最终的 归途
[02:44.04]归途渐渐 清楚
[02:47.68]我不远百年追溯 举步匆忙却又张望
[02:55.02]我是怕见结局 怕注定不是你
[03:02.18]不敢再回头 为失望驻足
[03:08.67]
[03:09.64]我执著 清空万里 每一幕都让心动容
[03:16.58]初见云海沧桑 是你在身旁
[03:23.98]
[03:25.02]清空万里
[03:27.73]原曲:Tiffany《我一人》
[03:28.66]填词/文案:千月兔
[03:32.96]演唱:濑田水一
[03:36.68]后期:鬼照
[03:38.27]
[03:38.63]你们有着 相同脸孔可我执著的
[03:45.81]是百年之前 再无法触及 的你
[03:58.00]
[03:59.56]-The End-
[04:01.50]
[04:02.32]文案:
[04:03.72]我不远百年时光来到你身旁。
[04:05.40]穿越清空万里,不惜扰乱历史轨迹。
[04:07.32]却在回到现实的那一刻,恍如隔世。
[04:08.99]现在想来,人生,也不过是梦的一种。
[04:11.07]我依然很幸福,只是你不在
[04:13.34]

清空万里

清空万里什么意思啊?

很美好的结局呢……
他看着她转过身去,要他帮忙,把锁片给系上去,他将红绳绕过她的脖口,只是细心地打着结,她并未询问,如今,站在这里的他是谁,大概若她真开口问了,他也未必答得上来,他只是顺了皇帝的意思,退了总理事务,他接过旨意,并未留恋,也不问原因,正打算掉头就走,支却被那坐在软塌上批着奏章的皇上叫住了……
“你不问事由?”
“臣自知愚钝,无法胜任重任。”
“……你若愚钝,先皇又为何对你百般器重,甚至驾崩前一日,还招你谨见?”
“……”
“那日,先皇他究竟对你说了什么,这是圣旨,朕要知道。”
“……天下是您的,先皇从没想过要把龙椅给我。”
“……”亿一震,倒是没想过他会这般直接地丢出这段话来,微微地眯了眯眼,“……他……可曾留下任何遗召……”
“心有天下者,为之。”
“……”
“什么也比不上您已坐上这把龙椅,这便是先皇遗召。”
“……”
“臣告退。”
“等等,照你如是说,朕的旨意,你可服气?”
“臣无不服之意,自当全力效忠。”
“若是……朕让你革退王爵。”
“臣遵旨。”
“……断了与安岳王的联姻关系。”
“臣遵旨。”
“……消除宗籍。”
“臣遵旨。”
“……自改其名。”
“臣遵旨。”
“……流放出京,永不还朝。”
“……”
“如何?你不允?”
“好!”他没有用“臣遵旨”三个字来回他,径自丢出一个“好”字,他知晓,前几条是圣旨,是条件,而这最后一条,是他要的结果,是他同他交换条件后,所得的结果,于是……成交……
“别允得如此快,朕还没说完,不许出境,不许入京,十年之内,不许定居一处,所到之处,必向上奏报,如若朕不见你的踪迹,必当派人擒你回来,还有,若腾有事需你为之,你得亲力亲为,如此,好不好?”
他挑了挑眉头,突然找到了一种卖身的感觉,只是这张卖身契,他倒是乐得去签,勾唇一笑:“好。”
“……袖袋里的……是何物?”
“……”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朝服袖口,垂下的一条红绳有些照耀地落进两人的视线里,只是划出一丝轻笑,薄唇跳出几个字,“护身符。”
“……你不用?”
他只是加深了笑意,摇了摇头,并不答话。
他看着面前似乎并不打算把袖袋里的物件呈上来的人,重新执起了蘸着朱砂墨的毛笑:“也罢,你且去吧。”
“臣告退。”
他打点好了一切,了然一身,并未直接来找她,而是又去了趟陵园,给额娘上过最后一柱香,也去小娃娃那站了会,这才旋身离开……
“你可以再用力一点,没关系,但是我发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某人捏着快要被他勒断的脖子,完全不明白她的佳人在发呆想什么东西,她都杵在他眼前了,他还有心情给她发呆,搞什么,证明她没存在感吗?
他收了收手里的力道,帮她系好了锁片的绳结,微微弯身,把刚刚一抱到他就立刻抛掉的药包捡起来,然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接着,拽着她就往大街上走,某人被他拖得有点晕呼,直到站到自家打工的饭庄,才反应过来……
“你……你要干吗……”似乎猜到某人的不良企图,她二话不说,先做一个双手护“小笼包”的扭曲动作……
他也不说话,瞟都不瞟一眼她很自我满足的POSE,径自把她往店里头拖……
某小二一见自己朝思慕想的漂亮公子,立刻滚了上来,正要眉开眼笑,正打量着面前的花容月貌,却扫到公子身后的拖油瓶,顿时眉垮嘴歪,张口就说:“啊!公子,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她给休了呢。”
“她没嫁我。”他强调到,似乎还没忘记求亲被拒之仇。
“……就要嫁了就要嫁了,我保证我保证!”某人立刻强调他们的纯洁男女关系,“我们绝对不是乱来的狗男女,你相信我……”
“那……那你们这是……”小二眨着迷茫的眼睛,看着那没成亲还纠缠在一起的手和爪子,再看着面前丝毫不理会身后使劲解释地某人,悠闲地砸下一锭银子的漂亮公子……
“开房!”某公子漂亮的唇线微微一弯,丢出两个让还在解释的某人倒抽气的话……开……开房,阿门,他什么时候堕落到这种地步了,连这种话也学……
“……可……你们不是还没成亲么……”小二酸溜溜又多管闲事地问到,绝对的多管闲事,他们非法同居都不是一年两年了,现在给他们上劳教课也已经完了啦!
“她想要娃娃,我给她。”
“噗……我我我是清白的,你不要相信他,他报复心理,他诽谤我,他陷害我,我……唔唔唔……”
小二石化当场,就这样看着某人被漂亮公子往楼上的客户里拖,强抢民女的戏码在他的饭庄里华丽上演了……原来当初漂亮公子眼睛都不眨地买下这饭庄,外加对他勾勾手指,摆出一个颠倒众身的微笑,指明要他当掌柜,他还以为……呃,原来不是对他日久生情而挥金如土,而是为了以后行凶方便啊,还让他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发生而不能“行侠仗义”,真想一脚踢飞那个一直“唔唔唔”的女人,唉……钱财和佳人不能兼得,这就是人生!
哼,这辈子,穷死那个得到佳人的女人!穷死她!!
小二收了那锭“开房”的银,叹足一口气,突然纳闷了起来:“……他干吗付钱给我……这不是他的饭庄么?”再转头一看,楼上还没被掩上的门,不知道要不要发挥多余的公德心去提醒那对“狗男女”保护好自己的闺房隐私……只听一声蕴涵着淡淡沙哑的嗓音从里间飘了出来……
“自己过来。”
“……你……你……你”他干吗特意用修长兮兮的手指慢吞吞地挑开领扣,还在最后瞟了她一眼……她忍耐,她要忍耐,她的清白……
“……过来。”
“……”他干吗拿那只调戏完领扣的手,对她勾来勾去……不行,一定要忍耐,她一这……一定可以……
“……恩?”
”……”他那个“看你能忍多久”的诡异笑脸是怎么回事,她……她……她……呃……仔细想想,她的清白早就没有了,实在没有要忍耐的理由嘛……她干吗要在面对一副活色生香的“佳人卧床图”时,在自己充血的脑子里找根本就不存在的理智来虐待自己哩?
“……你等一下,我……我来了!!!”理知是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么?
“哼”得逞且自鸣得意的“哼”声配合着一声重重地甩门声……
“咣!”
小二浑身一抖再瞟向楼上那间房,门外的门帘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块“请匆打扰”的诡异木牌……
“原来她非要做这个木牌子,是为了她自己方便啊……”
雍正五年六月,夏日的傍晚飘出来的青草香混合着虫鸣声,一抹挂在天边半高不高的斜阳,斜视着整座北京城,一副不屑的模样……
城门口站着一个似乎等待已久的人,直以看不远处的小径走来的人,才微微安了心,只见那人越走越近,身着月白色的衣袍,手习惯情地负在身后,步子挪得有些轻佻,面色淡然,直到走到那等待的人跟前,才微微颔首,也不言语,只是径自将袖袋里的信函递给那等待的人……
那等待的人接过信函,并不看,只是小心地塞进怀里……
“高公公!”一个脑袋从身着白袍的人手臂下控出来,挂着一脸毫无用处,又四处显摆亲和力的无耻笑脸……
“夏姑娘。”高公公点了点头,向那笑脸打了个招呼。
“唔……北京城还是这么爆热,我一到这里就直冒汗珠子,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就有人还能走得那么气定神闲,飘飘欲仙,切……切……”
被提到的某人挑了挑眉头,抿了抿嘴角,决定不做任何争辨地逆来顺受……
高公公没接话,转向站在一边不发一言的人:“临行前,主子交代奴才,邀您进城一叙。”
“……”他的视线瞥向那高高在上的城门,好半饷没回话,只觉得被拽住的衣袖骤然变得有些紧,惹得他微微一笑,“烦劳公公替我带话,这座城我既誓不再进,就无须再这等考验我。”
“……奴才一定把话带到。”高公公恭了恭身,向他行礼到。
他抽回被某人拽地死紧的手,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袖子,顺便提醒某人:“出来前,不是说了,有东西烦劳公公给带进去吗?”
“哦,对,对哦!”一紧张,她就忘记了,阿门……
他看着她将身后的小包袱拿出来,并不呆在原地,只是挪开了步子走开到一边,任由她一人将那些准备的东西塞给高公公……
她看着他若有似无地避开了开来,了然于心地偷偷一笑,转头看向拿着她包袱的高公公,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高公公率先截断了话语。
“姑娘给少主子的东西,奴才知道,不须每次交代了,奴才定替姑娘把东西送到黄花山,不会耽误的。”
“嘿嘿,我那些废话,你都听到好多次了哦,因为是外地的零嘴,路上已经耽搁了时间,我怕坏了。”
“奴才知道。”
“呃……这里,还有一封信……”
“给少主子的?”
她摇摇头,将信送到高公公手里,高公公低头看了一眼信封上的收信名,只是写了“十四”二字……
“姑娘……这……”
“我知道这是不行的,您就帮我送送,如若不行,丢了也没关系。”
“……奴才尽力而为。”
“谢谢!啊,时候不早了,我要闪了。”她反身看了一眼,已经走出有睦距离的人,抬起脚正要走人,却被高公公拦下了脚步……
“姑娘,请留步,奴才有东西要给姑娘。”
“唉??给我?”她愣了愣……
“请姑娘伸出手来。”
“……”她把手在裤边擦了擦,有些迟疑地伸了出去……
一块通体翠绿的玉佩搁在她的掌心间,泛着润玉本身的暖度,她看着那熟悉的物体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间,仿佛不曾离开过,她微微拢起了眉头,看着只是微笑地瞅着自己的高公公,收拢了手掌心,那枚润玉随着她的收紧,更加泛出暖暖的温度……
她由始至终都猜不到所谓皇帝的心思,就像她不知道当初,为什么玉佩被收回去,如今又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里,就像她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被接进宫,又被放逐,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放了他,却又要做那些让人寒心的条件交换,不给完全的自由,皇帝是人,还是人是皇帝,她猜度不透……
“……替我谢谢你家主子。”她眨了眨有些红的眼睛,硬是把酸楚压了下去……
“奴才知道。”
她把玉佩揣进口袋里,转过身,这座城,她并不留恋,迈开步子,她飞快地跑了起来,她已把要记的,要恋的全部压在心里,走到哪里都可以翻出来复习,而且还有人陪她一起复习,这样就够了……
他迈着与来时无二的步子,与她记忆里一样的步子,轻点着路面,不沾丝毫尘土,她从背后望着他,一步步地拉开与他们背后的城的距离,她顺势抬头看了一眼晚霞铺天的天空,只觉得鼻间有些潮,快下雨了吧……虽然她前记得才抱怨过好热,但是,想起他每到雨天就抽疼不已的膝盖,她就巴不得一年四季的晴空万里,最好闹阵子干旱,唔……也不要市干旱,一出事情,他又会变得见不着人影,东奔西走,忙碌不堪,他决口不提他抽产的膝盖,就像刻意忽略掉偶尔跳来的几份神秘折子,只是任由她一到雨天,就端着草药热水到处找他的人影,一旦找到,就地按倒,二话不说卷他的裤管……
当她蹲在地上,拖他出来敷他那可怜的小膝盖,都能听到他轻笑一声,勾下身来,在她耳边喃喃地轻道:“我走不远的。”
“老天爷,虽然我经常鄙视你,但是,至少再拖几天,过几天再下雨好吧?我不贪心的!”她对着晴空咕哝了一句,然后迈开步子就往他的方向跑……
他听到从后面追随而来的脚步声,顿下了脚步,立在那儿,等丰那人扑上他的背,然后习惯性地从他的手臂上蹭下蹭出个脑袋……
“东西给了?恩?”
“给了,你的也给了吧?”他们似乎都习惯了,不去询问对方信笺里写了啥,“你今年都不会再突然消失不见,帮皇帝大小东奔西跑了吧?”
“暂时是。”
“……你这样很不厚道耶,一有事情就突然跑得没人影,忙完一阵又跑回来乱播种,你到底比较喜欢皇帝还是比较喜欢我?”她非常不要脸地把自己和皇帝提到一起比较……
“你觉得呢?”天书华丽上场……
“……我们呆会去看皮影戏,好不好?”某人立刻中招,然后完全没立场地向人家提出约会要求……事实证明,她对他的天书完全没有免疫力……
“好。”抿了抿唇角,轻轻丢出一个字眼……
“那我们再买个西瓜抱着去啃好不好?”得寸进尺……
“好。”她啃,他看着就好……
“……”再次中招,事实证明,她对他讲的话都没有免疫力,她很没骨气地拉了拉佳人的玉手,“春桃说要是哪天我死了,就是被人宠死的……”
他若有所指地瞥了她一眼,眉头一挑:“死在我手上,也好。”免得祸害他人……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恩?”习惯性地尾音上扬,附带香甜可口微笑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乱魅惑他人……
“你说‘好’的时候乱帅的……”
“……”他不接话,敬待她接下来的别有居心,哼……所以说,太了解一个人绝非是件好事……
“所以,下一个娃娃的名字,我来取好不好?”
“……不好!”慢条斯理地丢出两个字……
“靠!我才刚夸你帅,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不好!”不急不缓地抛出两个字……
“哪里不好了,夏一跳很好听的名字嘛!”
“不好!!”意正严辞地砸出两个字……
结局
“十四爷,这是宫里转来的信函,请过目。” 一名太监手持着一封已然拆封的信,递到那正在凉亭的石桌前悠闲看着书的人……
“什么信函,都被人拆过了,哼,既是不信我,还费神拿给我做什么?拿走,不看,扰了爷看书的雅兴,索性一把火给烧了。”
“……万岁吩咐,这封信,您非看不可。”
“又拿那谱儿来压我?派头倒是足了!”他白了一眼那太监,一把拽过那封信笺,只见上头丑巴巴的两个字“十四”……记忆之中,连写这么简单的两个字都难看成这样的人不多,某个呆头呆脑,连签卖身契都用按手印的家伙首当其冲……
他微微一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抛开了手里书,从信封里将信笺抽出来,展开……
“安好,勿挂。
PS:今天晴空万里。”
简单的几个字跃然纸上,那两个奇怪的字母他不认识,但是那剩下的字,歪歪扭扭,丑得要死,好几个还缺撇少勾,被人用X画过,改成了他能看的懂的字体,笔迹,他熟悉的很……
“……死丫头……”他发出一声细微地笑声,只是将那份简单且没有署名的信,一看再看,手支着下巴,发了好一阵呆,那扬着的唇角几乎泛出一丝苦味,然后,轻轻地抬头来,发现天空的确一片好景致,湛蓝的天空里,几片浮云泼墨一般地散开,扩张到无尽的远方……
一阵轻风吹过,翻动了搁在石桌上的书,发出细碎的“沙沙”的声音,这才拉回他的注意……
“我这儿,倒也是晴空万里呢。”他撇了撇唇角,随意地扫过那张信笺,瞥了一眼还站在一边等他答话的太监,“回去同你家万岁说,让他送一碗蛋炒饭给他亲弟弟吃,爷叩谢龙恩,呵。”
“……喳!”
清空万里去飘飘,一封书信迟来到,若问送信是何人,安好勿挂夏春耀。
《全文完》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达人大A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junshi/11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