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净利减少超八成,卡宾业绩低迷症待解

净利减少超八成,卡宾业绩低迷症待解

原创男装卡宾还没有走出业绩泥潭。8月11日,卡宾发布2022年中期报,净利润下滑超八成。近几年,卡宾的业绩一直忽上忽下,处于低迷状态。卡宾将其归结为疫情影响,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除疫情影响外,卡宾自身经营模式的局限加上行业竞争等因素才是其业绩低迷的重要原因。

净利再下滑

2022年上半年,卡宾收益总额为5.98亿元,同比减少9.3% ;期内净利润为2046.5万元,同比减少82.7%。

针对此次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卡宾在财报中表示,受疫情封控措施及物流产生的额外成本,令本集团的收益及净利润于2022年4-5月期间突然大幅下跌。

从往年财报数据来看,卡宾的业绩同样不理想。2019年卡宾营收微增0.12%,净利下滑25.6%。2020年卡宾净利增长23.19%,其增长主要是因生产防疫物资。零售收益总额仍然较2019年减少1.4%;实体店铺零售金额及同店销售与2019年相比分别减少7.2%及6%。2021年卡宾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滑15.45%。

“随着疫情反复,以传统渠道为主的服装行业大受影响,其实远不止卡宾一家业绩不理想,整个休闲服饰领域都处于低迷状态。”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在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看来,除疫情影响外,卡宾多年来业绩止步不前甚至下滑,和卡宾管道模式有根本关系,作为小众设计师品牌,理应以直营为主导,充分把握品牌、产品、管道和用户的直接体验对话关系才能更好彰显品牌力、产品力。但卡宾的管道模式是以批发、代销为主导的分销加盟模式,这就导致了卡宾在管道管控上很难兼顾品牌、产品、管道、用户等协同发展,久而久之,业绩依然会受影响。

根据财报信息显示,截至2022年6月底,卡宾有4名批发分销商、21 名代销分销商及 103 名二级分销商,在中国内地共经营764 间零售店铺。

就此次业绩下滑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对卡宾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竞争加剧

卡宾也面临着行业多品牌的竞争。

卡宾的定位是独立设计师品牌,旗下品牌包括卡宾、卡宾都市及凌晨两点三个品牌。这也让卡宾直面同为独立设计师品牌起家的江南布衣的竞争。

单从业绩规模来看,卡宾不敌江南布衣。财报数据显示,江南布衣2022财年营收超40亿元,净利润达6.47亿元。卡宾2021年营收仅为13.7亿元,净利润1.64亿元。

此外,慕尚等品牌不断加码男装品牌,卡宾面临的竞争压力逐渐加大。作为一家专注于时尚男装市场的公司,慕尚集团在不断深入布局男装市场,譬如进行国潮联名、拓展多品牌发展等,其2021年营收为26.95亿元。同样,九牧王、太平鸟也都在布局男装业务。

或意识到竞争的存在,为增强自身竞争力,卡宾除男装业务外,还扩展了女装、童装等业务。

2016年底的春季发布会上,卡宾旗下子品牌2AM推出女装系列产品,正式布局女装;2018年下半年,卡宾推出针对3-12岁儿童的中档时尚童装品牌“Cabbeen Love”,布局童装市场。与此同时,卡宾近两年将重点放在了沉浸式体验旗舰店铺的建设布局上。自2020年以来,为推动线下零售,卡宾相继在多地开出多家沉浸式体验风格的旗舰店,譬如成都的未来研究所店、深圳的未来潮流银行体验店等。

程伟雄表示,品类延伸以及体验方式尝试只是手段,在当下服装市场低迷之际很难起作用,只能说叫好不叫座,反而投入加大利润减少。

卡宾自身也对未来发展表示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卡宾在财报中称,由于未来收入及疫情封控安排存有不确定性,本集团预计短期内消费者信心将难以恢复,2022年余下时间零售业绩将继续保持低迷。加上业内积压大量存货,可能会导致业内公司大幅打折以消化存货,此举定必影响业内整体销售收益。不过,集团仍然计划在适当时机加大投资发展零售网络及新兴时装品牌。

北京商报记者 张君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MUIA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caijing/9534.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