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这家女装公司爱分红,一年分掉2.5亿……

这家女装公司爱分红,一年分掉2.5亿……

星标★IPO日报 精彩文章第一时间推送

近日,深圳市玮言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玮言服饰”)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在深交所主板上市。

本次IPO,玮言服饰拟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1963万股,预计募资4.02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和品牌推广、信息化建设与升级、仓储物流中心建设、补充流动资金。

IPO日报发现,公司旗下品牌定位为中高端女装,因此其毛利率远超同行公司。但高昂的销售费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公司的利润空间。此外,公司近三年内分红十分大方,累计分红金额比同期净利润还多。

来源:图虫创意

毛利率超80%

据悉,玮言服饰成立于2009年,主营业务为中高端女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目前,公司旗下拥有EIN、PURE TEA茶愫以及PLAIN PEOPLE三个自有品牌,在海外投资有一个品牌RENLI SU。

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武汉等地开设线下销售门店133家,其中直营店62家,加盟店71家。

2019年-2021年(下称“报告期”),玮言服饰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8亿元、4.79亿元、6.3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5116.77万元、8294.39万元、1.13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659万元、6775万元和1亿元。

可以看出,近年来,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均在持续增长。

从品牌种类来看,公司收入主要来自EIN品牌,报告期内的收入占比分别为71.74%、69.21%、70.54%;其次是PURE TEA茶愫品牌,历年收入占比约为24%,两者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到了公司整体销售收入的9成。

EIN品牌的收入占比远高于其他,一方面是与公司品牌设立时间有关,EIN品牌设立于2002年,其余三个品牌均设立与2015年及以后;另一方面,这与品牌定价或许也有关系。

报告期内,EIN品牌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916.75元、935.1元、964.2元;而PURE TEA茶愫品牌的平均销售单价约为1200元左右,RENLI SU品牌的平均销售单价更是超过3000元;PLAIN PEOPLE的产品平均销售价格逐年降低,从2019年的1565.21元下降至2021年的516.41元,公司称主要系销售渠道策略调整。

报告期内,公司总体的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993.13元、1123.7元、1105.75元。

正因如此,公司的毛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报告期内分别为81.38%、82.08%、82.12%,明显高于同行公司。

同一时期内,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67.93%、66.3%、67.68%。

虽然公司的毛利率较高,但公司高昂的销售费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公司的利润空间。

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01亿元、1.99亿元、2.6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89%、41.44%、42.31%。

其中,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较2020年增加了5744.1万元,主要是职工薪酬、广告宣传费、托管费的增加。公司表示,2021年,公司在核心城市开设新门店,销售人员数量大增,职工薪酬增加;且公司还聘请明星担任EIN品牌代言人,致使广告宣传费增加。

需要指出的是,玮言服饰从2010年开始从事服装商业务,2020年加大力度,目前也在天猫唯品会、抖音、微信商城、京东等电商平台开设店铺。2021年,公司的电商业务实现1.62亿元的收入,占比27.99%。也就是说,仍然有超过7成的收入,来自线下。

“夫妻店”

回顾公司的发展历史,玮言服饰成立于2009年,发起人为一珏实业和马忠红。直至2016年,公司发起了第一次增资。当年12月,公司与员工持股平台言利投资签订了《增资协议》,言利投资以8.2元/股的价格增资300万股。

以此计算,彼时,公司的估值约为4.35亿元。

2017年5月,公司发起了第二次增资,复兴惟实和白涛以16.98元/股的价格分别增资认购公司股份571.33万股和17.67万股。

认购完成后,公司的估值约为10亿元。

对比两次增资价格发现,仅仅相差半年,公司的估值就有了大幅上涨。

需要指出的是,公司还与复兴惟实、白涛签署了对赌协议,包含公司股份回购义务、实际控制人对公司股份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投资方的优先购买权、优先认购权等。

本次IPO,公司拟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1963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4.02亿元。

这意味着,如果公司成功上市且实现募资目标,公司的估值将达到16.08亿元。

股权结构方面,截至最新披露,叶琳、马忠红夫妇实际控制公司90%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叶琳、马忠红分别直接持有公司53.49%、31.41%股份,马忠红作为言利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5.09%的表决权。

目前,叶琳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马忠红为公司的董事长。

可以看出,公司是一家较为典型的“夫妻店”。

报告期内,公司进行了两次现金分红,分别是2500万元、2.5亿元,累计分红了2.75亿元,大多数分到了实控人夫妇的口袋。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公司的累计分红金额超过了同期的累计净利润(2.47亿元)。此外,本次IPO,公司预计募资4.02亿元,其中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也就是说,公司的分红金额也远远大于“补血”的金额。那么,公司为什么要一边大手笔分红,一边募资“补血”?

END

记者 吴鸣洲

版式 褚念颖

编辑 王莹

1

2

3

4

IPO日报

IPO日报是《国际金融报》旗下新媒体,对平台刊载内容享有著作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按下“分享”,给我一点动力吧

相关阅读:
做女装后,我是如何控制库存风险的 2022-2023结构设计态势ISUX调查报告· NFT交互式女装篇 别再盯着火辣女装,Chhindwara代工瞄上无印良品、NIKE,净利猛增300% 李小璐带甜馨玩滑板,穿母女装似姐妹,俩人动作娴熟技术好 唯品会国风女装迎热潮,中国风成年轻人新潮流 bazaar女装 bazaar服装 男生穿姐姐的衣服(男孩穿姐姐的裙子) 时尚女装裙子图片 女装图片 裙子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去哪玩整理收集并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83360.net/caijing/9533.html